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五代词 > 文章 当前位置: 五代词 > 文章

应天长·一钩初月临妆镜

朝代:五代词    作者:李璟 2017-07-25 - 小 + 大

  一钩初月临妆镜,蝉鬓凤钗慵不整。重帘静,层楼迥,惆怅落花风不定。

  柳堤芳草径,梦断辘轳金井。昨夜更阑酒醒,春愁过却病。
 

  「翻译

  一钩月牙儿斜缀在天边,正是一个春晴的早晨,发黑如漆鬓薄如蝉的她对着镜子而慵懒得无心妆扮。她独处深闺之中,在迢迢高楼上,还裹着重重帘幕。于是将重帘挑起,帘外所见,却是风吹花落,花落无凭,上下翻转,一地狼藉。

  忆当时在那长堤垂柳,芳草香径中,二人曾牵手漫步,那明净的井台,雕花的栏杆上,曾并坐谈心。而今只有梦中重见。昨夜夜深月残之时酒后醒来,梦中相聚的场景全部消失,对于春的伤愁更加深切,甚至远远超过了病痛的难受。
 

  「赏析

  《应天长·一钩初月临妆镜》是南唐中主李璟传世的词作之一。此词摹写闺中少妇在春天的情感,上片写女主人公晨起懒于妆扮,表现风飘花落的离情之痛;下片写昨夜醉醒愁浓,更阑酒醒,回忆柳堤芳草的情事,表现春愁之苦。全词意象美,意蕴深,脉络清晰,结构严密。

  通读全词,词人李璟以重帘层楼里的思妇伤春伤别甚于作病的春愁,表达了深受后周胁迫、处境艰难、语多讳忌的南唐中主李璟对人生深刻痛苦的体认。这首词之所以为人称道,甚至被误认为是南唐后主李煜词,或冯延巳词,乃至欧阳修词,笔者以为,这是因为词中意象的妙用,渲染了思妇的春愁,使春愁力透纸背,也浸透了看客的心扉。

  词人在词中主要使用了以下意象,一是“重帘层楼”,二是“落花风不定”,三是“柳堤芳草径”,四是“辘轳金井”。

  “重帘层楼”,既是思妇所处的与外界、与春天隔绝的实景,也是李中主孤独无依的艰难处境形象比喻;“落花风不定”,既写景又写人,既是景亦是人,春风不定而使人想到了落红无数,落红无数引起无限伤春情思,不停地伤春情思使人憔悴不堪,犹如春风不定而落红无数;“柳堤芳草径”,既是情侣惜别的实景,又是“杨柳依依”“天涯芳草”的伤心暗示;“辘轳金井”既是词人梦断之因的实景,又似在说,梦虽醒了但如辘轳金井般反复上下的情思却难以了断。这实与虚的反复出现、反复对应,大大渲染了春愁情绪,以致词人最后发出了春愁浓于酒、春愁之苦人且甚于作病的哀叹。

  这首词之所以为人称道,甚至被误认为是后主李煜词,或冯延巳词,乃至欧阳修词,是因为词中意象的妙用,渲染了思妇的春愁,使春愁力透纸背,也浸透了看客的心扉。词人在词中主要使用了以下意象,一是“重帘层楼”,二是“落花风不定”,三是“柳堤芳草径”,四是“辘轳金井”。

上一篇:摊破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钩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