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魏晋 > 魏晋风骨 > 文章 当前位置: 魏晋风骨 > 文章

娇女诗

朝代:魏晋    作者:左思 2015-10-08 - 小 + 大

吾家有娇女,皎皎颇白皙。

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

鬓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

明朝弄梳台,黛眉类扫迹。

浓朱衍丹唇,黄吻烂漫赤。

娇语若连琐,忿速乃明集。

握笔利彤管,篆刻未期益。

执书爱绨素,诵习矜所获。

其姊字惠芳,面目粲如画。

轻妆喜楼边,临镜忘纺绩。

举觯拟京兆,立的成复易。

玩弄眉颊间,剧兼机杼役。

从容好赵舞,延袖象飞翮。

上下弦柱际,文史辄卷襞。

顾眄屏风书,如见已指摘。

丹青日尘暗,明义为隐赜。

驰骛翔园林,果下皆生摘。

红葩缀紫蒂,萍实骤柢掷。

贪华风雨中,眒忽数百适。

务蹑霜雪戏,重綦常累积。

并心注肴馔,端坐理盘鬲。

翰墨戢闲案,相与数离逖。

动为垆钲屈,屐履任之适。

止为荼荈据,吹嘘对鼎立。

脂腻漫白袖,烟熏染阿锡。

衣被皆重地,难与沉水碧。

任其孺子意,羞受长者责。

瞥闻当与杖,掩泪俱向壁。

››译文及注释

「翻译」

我家有娇女,小媛和大芳。

小媛叫纨素,笑脸很阳光。

皮肤很白净,口齿更伶俐。

头发遮宽额,两耳似白玉。

早到梳妆台,画眉像扫地。

口红染双唇,满嘴淋漓赤。

说话娇滴滴,如同连珠炮。

爱耍小性子,一急脚发跳。

执笔爱红管,写字莫指望。

玩书爱白绢,读书非所愿。

略识几个字,气焰冲霄汉。

她姐字惠芳,面目美如画。

喜穿轻淡装,楼边常溜达。

照镜就着迷,总是忘织布。

举笔学张敞,点朱老反复。

涂抹眉嘴间,更比织布累。

从容跳赵舞,展袖飞鸟翅。

奏乐调弦时,书籍靠边去。

粗看屏风画,不懂敢批评。

画为灰尘蚀,真义已难明。

追逐园林里,乱摘未熟果。

红花连紫蒂,萍实抛掷多。

贪花风雨中,跑去看不停。

为踩霜雪耍,鞋带捆数重。

吃饭常没劲,零食长精神。

笔墨收起了,很久不动用。

一听拨浪鼓,拖鞋往外冲。

为使汤快滚,对锅把火吹。

白袖被油污,衣服染成黑。

衣被都很厚,脏了真难洗。

长期被娇惯,心气比天高。

听说要挨打,对墙泪滔滔。

「注释」

1.娇女:据《左棻墓志》记载,左思有两个女儿,长名芳,次名媛。这里的娇女,即左芳及左媛。

2.皎皎:光彩的样子。白晳:面皮白净。

3.小字:即乳名。左媛,字纨素。

4.清历:清楚历落。

5.广额:宽广的额头。晋时女子习尚广额。邰希莞眉。

6.连壁:即双璧,形容双耳的白润。这两句是说鬓发覆盖着广额,双耳象一对玉壁那样圆润。

7.明朝:犹清早。

8.黛:画眉膏,墨绿色。类扫迹:像扫帚扫的似的。形容天真澜漫,随意涂抹。这两句是说自己早晨在梳妆台前画眉,把眉毛画得象扫帚扫的一样。

9.浓朱:即口红。衍:漫,染。丹唇:即朱唇。

10.黄吻:即黄口,本指小孩,这里指小孩的嘴唇。吻:唇两边。澜漫:淋漓的样子。这两句是说把口红涂的不但没有规则而且超过嘴唇范围,颜色也过浓。

11.连琐:滔滔不绝。

12.忿速:恼急。忄画(huò):乖戾。明:明晰干脆。这两句是说撒娇时话语滔滔不绝,恼怒时便暴跳如雷。

13.握笔:执笔。利:贪爱。在这里是以什么为好的意思,就是说纨素抓笔虽然专挑贵重的彤管笔,写字却像画篆字一样随意画圈,不过是一种无心的模仿,根本就没有把字写好的意愿。彤管:红漆管的笔。古代史官所用。

14.篆刻:指写字。益:进步。这两句是说纨索喜欢用好笔写字,但不能期望有所长进,因为她写字不过是游戏。

15.绨(tí):厚绢,粗厚平光的丝织品,用来做书的封面。素:白绢,所以书写。

16.矜:自夸。就是喜欢拿最好的绢本书看,稍微懂一点就会引以为傲。这两句是说纨素是由于喜爱绨素才翻书,一有所得便向人夸耀。以上写纨素。

17.惠芳:左芳,字惠芳,是纨素之姊。(见《左棻墓志》)

18.粲:美好的样子。如画:美如画。

19.轻妆:谈妆。

20.纺绩:纺纱织布,续麻为缕叫绩。这两句是说淡妆只喜欢临近楼边,光顾照镜子竟忘了纺绩。

21.觯(zhì):疑当作觚,是一种写字用的笔。京兆:指张敞。张敞在汉宣帝时做京兆尹,曾为妻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拟京兆:模仿张敞画眉。

22.的:古时女子面额的装饰,用朱色点成。成复易:点额屡成屡改。这两句是说惠芳握笔模仿张敞的样子画眉,学着点的,点成了涂了重点。

23.颊:嘴巴。

24.剧:疾速。兼:倍。机抒:纺织机。这两句是说化妆时的紧张情况,倍于纺绩工作。

25.赵舞:古代赵国的舞蹈。

26.延袖:展袖。翮:鸟羽的茎,今所谓翎管。飞翮:飞翔的鸟翼。这两句是说她喜好舒缓的赵舞,展开两只长袖象飞翔的鸟翼。

27.柱:琴瑟上架弦的木柱。

28.襞(bì):折叠。这两句是说她又喜好弦乐,当她松紧琴瑟弦轴的时候,便漫不经心地把文史书籍都卷折起来。

29.屏风画:屏风上的绘画。

30.如见:仿佛看见,看得还不真切。指擿:指点批评。这两句是说对屏风上的绘画,还未看清楚就随便批评。

31.丹青:指屏风上的画。尘暗:为尘土所蒙蔽。

32.明义:明显的意义。赜(zé):幽深难见。隐赜:隐晦。这两句是说屏风上的画,日久为灰尘所蔽,明显的意义已经隐晦难知了。以上写惠芳。

33.骛:乱跑。

34果下:指果实下垂。这两句是说在园林中乱跑,把未成熟的果实都生摘下来。

35.红葩:红花。蒂(出):花和枝茎相连的地方。

36.萍实:是一种果实,据《孔子家语·致思》记载,楚昭王渡江,见江中有一物,大如斗,园而赤。昭王得到后,派人去问孔子,孔子说:“此萍实也,惟伯者为能获焉。”《家语》为魏时王肃所伪造,它所说的“萍实”和此诗所咏当为一物。骤:频繁。抵掷:投掷。这两句是说她们在萍实未成熟的时候,就连托摘下来,互相投掷玩耍。

37.华:即花,六朝以前无花字。贪华:喜爱花。

38.眒(shěn)忽:左思《蜀都赋》:“鹰犬倏眒。”眒忽当即倏眒之意,疾速也。左思可能用的是当时的俗语。适:往。这两句是说她们因为喜爱园中的花,风雨中也跑去看几百次。

39.蹑:踏。

40.重:复。綦(qí):鞋带。这两句是说她们一定要到外面去踏雪游戏,为了防止鞋子脱落,便把鞋上横七竖八地系了许多绦带。

41.并心:疑和惼心或褊心同义。《庄子·山木》:“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惼心之人,不怒。”又《诗经·魏风·葛屦》:“维是褊心,是以为刺。”意思都是狭窄的心肠。肴撰:熟食的鱼肉叫肴,酒、牲、脯醢总名叫馔。

42.槅:同核,是古人燕飨时放在笾里的桃梅之类的果品。这两句是说她们心肠狭窄地注视着肴馔,端坐在那里贪婪地吃盘中的果品。

43.戢(jí):收藏。闲:一作函,即书函(盒)。案:即书案(桌)。

44.离逖:丢掉。这两句是说她们把笔墨放在匣子里、案头上,相互之间一丢开就是很多天不动用。

45.动:辄。钲(zhèng):《周礼·考工记》:“凫氏为钟鼓,上谓之钲。”注:“钟腰之上,居钟体之正处曰钲。”那末垆钲,当也指垆腰之正处。屈:挫。

46.屣(xǐ)履:拖着鞋。《后汉书·崔骃传》:“宪屣履迎门。”李贤注:“屣履,谓纳履曳之而行,言忽遽也。”这两句是说她们性急,鞋还未穿好,拖着就往外跑,不留神脚往往被垆钲碰破。

47.“止为”句:丁福保根据《太平御览》改为“心为荼荈剧”。按《太平御览》作“茶荈”,可能即“荼菽”之别写。荼:苦菜。菽:豆类。这两种东西大概是古人所煮食的饮料。

48.剧:急速。鼎:三足两耳烹饪之器。铄(钅历lì):即鬲,空足的鼎,也是烹饪器。这两句是说她们心中为煎汤不熟而着急,因此对着鼎不停地吹。

49.阿锡:宋刻本《玉台新咏》作“阿緆”,锡与緆古字通。司马相如《子虚赋》:“被阿緆”。李善注引张揖曰:“阿,细缯也;緆,细布也。”这里指惠芳、纨素所穿的衣服料子。这句和上句是说因为她们常在垆灶底下吹火,白袖被油点污了,阿緆被烟熏黑了。

50.衣被:衣服和被子。重地:质地很厚。

52.水碧:可能是“碧水”的倒文。这两句是说她们很淘气,为防止衣被破裂,所以用质地很厚的布做的,因此难于浸水洗濯。

53.孺子:儿童的通称。

53.长者:年长者。这两句是说因为对她们的孩子脾气放任惯了,大人稍加督责,她们就引以为耻辱。

54.瞥:见。当与杖:应当挨打。

55.向壁:对着墙壁。向,面对。这两句说她俩听见大人要打她们,便对着墙壁抹起眼泪来了。以上是纨索、惠芳合写。

「赏析」

《娇女诗》是中国最早吟咏少女情态诗之一。左思以诗人的敏锐和慈父的怜爱,选取了两个女儿寻常的生活细节,写出了两个女儿幼年逗人喜爱的娇憨,同时也写出了两个女儿令人哭笑不得的天真顽劣,展露了幼女无邪无忌的纯真天性。

此诗采用了分总式的表现结构方式,开头简洁利落点出“娇女”主题。接着用了十四句描写小女儿纨素,中间十六句描写大女儿惠芳,诗人恰如其分的展现了两个不同年龄的幼女形象,小女儿娇憨笨拙,稚气横生;大女儿矜持爱美,稚气未脱。后半部分合纵写了她们共有的童年顽劣乐趣,同时展现了她们活泼可爱的天性,字里行间闪烁着一个慈父忍俊不禁的爱意和家庭生活特有的情趣。

“吾家有娇女,皎皎颇白皙”左思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左芳,小字“惠芳”,小女儿叫左媛,小字“纨素”两个女儿长的白皙靓丽。“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诗人很得意自己孩子说话的伶俐。“鬓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额头很宽,鬓发下垂盖住前额,双耳白润,就像一双相连的美玉。诗人以父亲的慈爱,从不同角度品味女儿的可爱。“明朝弄梳台,黛眉类扫迹”,天一亮就跑到梳妆台前玩弄化妆品,抓起眉笔乱画,把眉毛画的很不像样,就像扫把扫过一样。“浓朱衍丹唇,黄吻烂漫赤”,这两句写纨素笨拙地模仿大人化妆,显示出幼童爱美的娇憨。这一段清晰可见活灵活现的刻画,使读者如临其境,如见其人,一个跃然纸上宽额白嫩的小女孩,一大早照着镜子如猴子学人一般乱涂乱抹的笨拙憨态,叫人顿生忍俊不禁的欣然爱意。“娇语若连锁,忿速乃明忄画”。这又是一幅生动的童趣速写,从中可以看出孩子的无忌任性。“握笔利彤管,篆刻未期益”,这里陈述的是小孩子没有目的随意爱好。“执书爱绨素,诵习矜所获”,这里描写了小孩子毫不掩饰的自信娇态。以上写妹妹纨素,下文是写姐姐惠芳:

“其姊字惠芳,面目粲如画”姐姐惠芳长的眉目如画光彩亮丽。“轻妆喜楼边,临镜忘纺绩”,姐姐比妹妹会美且化妆淡雅,不像妹妹把个脸画的乱七八糟。但是姐姐和妹妹一样爱化妆,常常坐在窗口入神地为自己化妆,对着镜子经常忘了纺花织布的份内事情。“举觯拟京兆,立的成复易”。汉朝的张敞做过京兆尹,他曾经为妻子画过眉,所以说“举觯拟京兆”,“立的”是在额头点上一种图案,如梅花,月牙或者一个圆点。因为小孩子化妆技术不成熟,点的位置老是不当,所以点了嫌不好,擦掉了重新点,这样描来描去就有了重复的影子了。诗人这里要表达的意思是虽说姐姐比妹妹的会打扮,但是化妆起来总归不如大人,尽管姿势摆的像京兆尹张敞画眉的样子,可画的结果还是不够完美以至留有擦不干净的重复影迹。“玩弄眉颊间,剧兼机杼役”,在眉间脸上来来回回地描摹,动作比织布穿梭还要辛苦几倍。“从容好赵舞,延袖象飞翮,”因为春秋时赵国的女乐以能歌善舞闻名,所以古人以赵舞指代歌舞。“延”伸长的意思,“延袖”就是把长长的袖子甩开,晋代人衣袖宽松,甩开袖子有些类似唱戏的水袖。这两句是说惠芳跳起舞来无拘无束自然大方,甩开袖子的翩翩姿势就像鸟儿展翅一样。“上下弦柱间,文史辄卷襞”,她随着弦乐的节奏上下舞动,常常忘记了正在诵读的文史类书,所以把书卷折起来丢在一面不管了。小孩子天性贪玩,好表现自己,喜欢歌舞,不愿专注于枯燥的文史学习。“顾眄屏风画,如见已指摘”,有时候回头瞟一眼屏风上的画,还没有看清楚,就指指点点评论起来。没有看清楚的原因,其一是小孩子不懂得仔细观察,其二是因为“丹青日尘暗,明义为隐赜”丹青:指屏风上的画。小孩子不知道欣赏屏风画面的本来意旨,看到画面陈旧模糊就随意指责。以上刻画的是姐姐惠芳。下文是姐妹俩共同的喜好与顽劣。

“驰骛翔园林,果下皆生摘。红葩缀紫蒂,萍实驺抵掷”,她们常常飞奔在园子里,把没有成熟的果子生摘下来,把正开的鲜花连紫色的花托一起掐下来玩。“萍实”是一种很大很贵重的果实。相传楚王渡江看到江里,有一个斗大的红色园东西飘来,随从把这东西捞上来,没有人能够认识。于是楚王派人去问孔子。孔子说:“这个东西叫萍实,可以剖开吃。并说萍实是一种吉祥物,只有功业大的人才能得到。”于是楚王就把萍实吃了。小孩子不知道萍实的珍贵,拿着它抛来抛去当皮球玩。“贪花风雨中,倏眒数百适”,小女孩喜欢花,不管刮风下雨都要到园子里去看。就是说小孩子喜欢跑到园子里玩花,刮风下雨都无所顾忌,大人们不愿意让她们出去,但是却看不住她们,转眼的功夫她们就往园子里跑好几趟。“务蹑霜雪戏,重綦常累积”,她们觉得雪天新鲜,偏爱在雪地里玩耍,大人们怕她们冷,可是拦不住她们。“綦”在这里指代脚印,她们跑来跑去,雪地里踏下了重重叠叠的脚印。“并心注肴馔,端坐理盘槅”。小女孩关注做饭做菜的事情,她们郑重其事的摆弄盘子,却不愿意写字,“翰墨戢函案,相与数离逖。”她们把笔墨收起来装在匣子里,放在书桌上,常常是一前一后地相跟着离开书桌老远。只要外边有敲锣打缶的声音,她们就什么也不顾地往外跑,甚至连鞋子也来不及穿好,拖拉就跑出去了。“止为荼菽据,吹嘘对鼎鬲”。饭食对她们有吸引力,看着锅里煮饭,她们会消停下来,对着火吹,希望食物快点熟。“脂腻漫白袖,烟熏染阿緆”,“阿”是细缯,“緆”细布,“阿緆”这里指细的丝织品或细布做成的衣服。她们喜欢拨弄吃的,使得袖子上沾满油腻,衣服被烟雾熏黑。所以“衣被皆重地,难与沉水碧”,就是说衣服的底色被油烟污染的看不出原来的底色,“碧”指水清亮,这里是干净的意思,她们的衣服脏的放在水里很难洗的干净清亮了。

“任其孺子意,羞受长者责”,小孩子任性,羞于接受大人的责备。“瞥闻当与杖,掩泪具向壁”,感觉大人要打,就用手捂着眼泪躲到墙的一边去了。

这首诗用了不少当时的口语白话,所以有些字句难以给它恰当的解释。但它确实是一首很有特色的好诗。俩少女稚气拙朴的情态和形态,写的真切生动,展现了自然本真的生命意趣,蕴含着人之初生的纯净美。

上一篇:咏史八首

下一篇:九日闲居·并序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