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魏晋 > 魏晋风骨 > 文章 当前位置: 魏晋风骨 > 文章

王明君

朝代:魏晋    作者:石崇 2015-10-08 - 小 + 大

我本汉家子,将适单于庭。

辞决未及终,前驱已抗旌。

仆御涕流离,辕马悲且鸣。

哀郁伤五内,泣泪沾朱缨。

行行日已远,遂造匈奴城。

延我于穹庐,加我阏氏名。

殊类非所安,虽贵非所荣。

父子见陵辱,对之惭且惊。

杀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

苟生亦何聊,积思常愤盈。

愿假飞鸿翼,弃之以遐征。

飞鸿不我顾,伫立以屏营。

昔为匣中玉,今为粪上英。

朝华不足欢,甘与秋草并。

传语后世人,远嫁难为情。

››译文及注释

「注释」

①适:去往。

②单于庭:是单于会见各部首领及祭祀之处。单于,匈奴君主的名号。

③抗旌:举起旗帜。

④五内:五脏。

⑤朱缨:红色的系冠带子。

⑥穹庐:游牧民族所住的帐篷。

⑦阏氏:匈奴君主的妻子叫阏氏。

⑧父子见陵辱:匈奴的习俗是父亲死后儿子以后母为妻。所以这里说父子都来凌辱自己。

⑨遐征:往远方去。这是昭君幻想自己乘着鸟远飞。

⑩屏营:惶恐。

「翻译」

我本是汉人,却要去匈奴单于的漠北之地。和相送者道别还没有结束,前面开道的人已经举起旗帜要出发了。车前的仆人也都伤心得落下了眼泪,驾车的马也为之悲鸣。我内心十分痛苦,眼泪沾湿了我的衣带。已经越行越远,匈奴地快到了。他们在帐篷中宴请了我,并且加给我阏氏的名号。但是自己不能安于和不同种族的人共居,因此不以阏氏的尊号为荣。父子都来凌辱自己,对此我感到羞惭惊惧。自己下不了杀身的决心,所以只能沉默苟求生存。但偷生也并非我所希望的,常常心里积郁着悲愤。我想借助鸟的翅膀,乘着它远飞,但是飞鸟根本就不懂我的心情,它在我面前只是惶恐地长久伫立。昔日我是宝匣中的美玉,今日却是粪土上的败花。昔日在汉朝荣华已经过去,情愿像秋草一样枯死。不禁想对后世人说:远嫁异乡使人感情上难以承受。

「赏析」

  “明君”即昭君。这首诗写昭君远嫁。《王明君》属《相和歌辞·吟叹曲》之一。

上一篇:赠羊长史·并序

下一篇:己酉岁九月九日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