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先秦 > 楚辞 > 东方朔 > 文章 当前位置: 东方朔 > 文章

七谏·初放

朝代:楚辞    作者:东方朔 2015-07-13 - 小 + 大

  「作品简介」

  《七谏·初放》是西汉汉武帝时代滑稽大师东方朔所作的一首辞赋,这首诗表现屈原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忠贞遭弃,无辜被流放的痛苦心情。他抨击楚王昏庸,群小营私,斥逐鸿鹄,近习鸱枭的黑暗政治,表现诗人独立、坚定的节操,宁可独抱忠信而死,也绝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尚节操。

  《七谏》由《初放》、《沉江》、《怨世》、《怨思》、《自悲》、《哀命》、《谬谏》七篇短诗组成。谏,规劝的意思。王逸认为古代人臣三谏不从,则退而待放;屈原与楚同姓,其殷勤忠厚之心尤过一般臣子,故加为"七谏"。或以为之所以题为《七谏》,乃取义于“天子有命臣七人”人之意。此诗写屈原被初放逐时对楚国黑暗政治的抨击,表现出诗人可孤独而死,也决不变心从俗的高洁精神。
 

  「辞赋原文」

  平生于国兮,长于原野。

  言语讷譅兮,又无强辅。

  浅智褊能兮,闻见又寡。

  数言便事兮,见怨门下。

  王不察其长利兮,卒见弃乎原野。

  伏念思过兮,无可改者。

  群众成朋兮,上浸以惑。

  巧佞在前兮,贤者灭息。

  尧、舜圣已没兮,孰为忠直?

  高山崔巍兮,水流汤汤。

  死日将至兮,与麋鹿同坑。

  块兮鞠,当道宿,

  举世皆然兮,余将谁告?

  斥逐鸿鹄兮,近习鸱枭,

  斩伐橘柚兮,列树苦桃。

  便娟之修竹兮,寄生乎江潭。

  上葳蕤而防露兮,下泠泠而来风。

  孰知其不合兮,若竹柏之异心。

  往者不可及兮,来者不可待。

  悠悠苍天兮,莫我振理。

  窃怨君之不寤兮,吾独死而後已。


  「东方朔简介」

  东方朔,字曼倩,西汉平原厌次(今山东德州陵县神头镇)人。西汉辞赋家阴阳家。汉武帝即位,征四方士人。东方朔上书自荐,诏拜为郎。后任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职。平原是郡,厌次是县。

  东方朔聪明机敏,有才智胆气,性格诙谐,善讽刺,放言不羁。汉武帝初,上书自荐,而待诏公车,奉禄微薄;后因滑稽笑谑,受到爱幸,先后任过常侍郎、太中大夫、给事中等职。东方朔关心政事,热衷仕进,时常 观察颜色,直言切谏 ,但汉武帝始终将他当做俳优一类的弄臣,而不予重用,因此内心忧愤之中,越发放诞,嬉笑怒骂,玩世不恭,被视为 狂人

  东方朔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前谈笑取乐,“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汉书·东方朔传》)。武帝好奢侈,起上林苑,东方朔直言进谏,认为这是“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弃成功,就败事”(《汉书·东方朔传》)。他曾言政治得失,陈农战强国之计,但汉武帝始终将他当做俳优一类的弄臣,而不予重用,因此内心忧愤之中,越发放诞,嬉笑怒骂,玩世不恭,被视为狂人,常写辞赋以陈志向和发表自己的不满。东方朔的辞赋,《汉书·艺文志》未予着录,但是在《汉书》本传及枚皋传中,则至少提到了诸如《答客难》、《非有先生论》、《皇太子生赋》、《平乐观赋猎》等六、七篇,其中保存下来的有《答客难》、《非有先生论》,后人汇为《东方太中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他为“滑稽之雄”;晋人夏侯湛写有《东方朔画赞》,对东方朔的高风亮节以及他的睿智诙谐,备加称颂;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将此文书写刻碑(此碑至今仍保存在陵县,名《颜字碑》)。日本侵华期间,此碑曾被日本当地驻军当做军营门前水沟上的石板,马踏车碾,致字迹局部损毁。《颜字碑》的真迹和仿制品都存放在陵县人民公园的“颜碑亭”里。。《西游记》里东方朔是东华帝君的弟子,道号曼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七谏·沉江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