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先秦 > 楚辞 > 东方朔 > 文章 当前位置: 东方朔 > 文章

七谏·沉江

朝代:楚辞    作者:东方朔 2015-07-13 - 小 + 大

  「辞赋原文」

  惟往古之得失兮,览私微之所伤。

  尧舜圣而慈仁兮,後世称而弗忘。

  齐桓失于专任兮,夷吾忠而名彰。

  晋献惑于孋姬兮,申生孝而被殃。

  偃王行其仁义兮,荆文寤而徐亡。

  纣暴虐以失位兮,周得佐乎吕望。

  修往古以行恩兮,封比干之丘垄。

  贤俊慕而自附兮,日浸淫而合同。

  明法令而修理兮,兰芷幽而有芳。

  苦众人之妒予兮,箕子寤而佯狂。

  不顾地以贪名兮,心怫郁而内伤。

  联蕙芷以为佩兮,过鲍肆而失香。

  正臣端其操行兮,反离谤而见攘。

  世俗更而变化兮,伯夷饿于首阳。

  独廉洁而不容兮,叔齐久而逾明。

  浮云陈而蔽晦兮,使日月乎无光。

  忠臣贞而欲谏兮,谗谀毁而在旁。

  秋草荣其将实兮,微霜下而夜降。

  商风肃而害生兮,百草育而不长。

  众并谐以妒贤兮,孤圣特而易伤。

  怀计谋而不见用兮,岩穴处而隐藏。

  成功隳而不卒兮,子胥死而不葬。

  世从俗而变化兮,随风靡而成行。

  信直退而毁败兮,虚伪进而得当。

  追悔过之无及兮,岂尽忠而有功。

  废制度而不用兮,务行私而去公。

  终不变而死节兮,惜年齿之未央。

  将方舟而下流兮,冀幸君之发蒙。

  痛忠言之逆耳兮,恨申子之沉江。

  愿悉心之所闻兮,遭值君之不聪。

  不开寤而难道兮,不别横之与纵。

  听奸臣之浮说兮,绝国家之久长。

  灭规矩而不用兮,背绳墨之正方。

  离忧患而乃寤兮,若纵火于秋蓬。

  业失之而不救兮,尚何论乎祸凶。

  彼离畔而朋党兮,独行之士其何望?

  日渐染而不自知兮,秋毫微哉而变容。

  众轻积而折轴兮,原咎杂而累重。

  赴湘沅之流澌兮,恐逐波而复东。

  怀沙砾而自沉兮,不忍见君之蔽壅。
 

  「东方朔简介」

  东方朔,字曼倩,西汉平原厌次(今山东德州陵县神头镇)人。西汉辞赋家阴阳家。汉武帝即位,征四方士人。东方朔上书自荐,诏拜为郎。后任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职。平原是郡,厌次是县。

  东方朔聪明机敏,有才智胆气,性格诙谐,善讽刺,放言不羁。汉武帝初,上书自荐,而待诏公车,奉禄微薄;后因滑稽笑谑,受到爱幸,先后任过常侍郎、太中大夫、给事中等职。东方朔关心政事,热衷仕进,时常 观察颜色,直言切谏 ,但汉武帝始终将他当做俳优一类的弄臣,而不予重用,因此内心忧愤之中,越发放诞,嬉笑怒骂,玩世不恭,被视为 狂人

  东方朔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前谈笑取乐,“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汉书·东方朔传》)。武帝好奢侈,起上林苑,东方朔直言进谏,认为这是“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弃成功,就败事”(《汉书·东方朔传》)。他曾言政治得失,陈农战强国之计,但汉武帝始终将他当做俳优一类的弄臣,而不予重用,因此内心忧愤之中,越发放诞,嬉笑怒骂,玩世不恭,被视为狂人,常写辞赋以陈志向和发表自己的不满。东方朔的辞赋,《汉书·艺文志》未予着录,但是在《汉书》本传及枚皋传中,则至少提到了诸如《答客难》、《非有先生论》、《皇太子生赋》、《平乐观赋猎》等六、七篇,其中保存下来的有《答客难》、《非有先生论》,后人汇为《东方太中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他为“滑稽之雄”;晋人夏侯湛写有《东方朔画赞》,对东方朔的高风亮节以及他的睿智诙谐,备加称颂;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将此文书写刻碑(此碑至今仍保存在陵县,名《颜字碑》)。日本侵华期间,此碑曾被日本当地驻军当做军营门前水沟上的石板,马踏车碾,致字迹局部损毁。《颜字碑》的真迹和仿制品都存放在陵县人民公园的“颜碑亭”里。。《西游记》里东方朔是东华帝君的弟子,道号曼倩。

上一篇:七谏·初放

下一篇:七谏·怨世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