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先秦 > 楚辞 > 东方朔 > 文章 当前位置: 东方朔 > 文章

七谏·自悲

朝代:楚辞    作者:东方朔 2015-07-13 - 小 + 大

  「辞赋原文」

  居愁懃其谁告兮,独永思而忧悲。

  内自省而不惭兮,操愈坚而不衰。

  隐三年而无决兮,岁忽忽其若颓。

  怜余身不足以卒意兮,冀一见而复归。

  哀人事之不幸兮,属天命而委之咸池。

  身被疾而不闲兮,心沸热其若汤。

  冰炭不可以相并兮,吾固知乎命之不长。

  哀独苦死之无乐兮,惜予年之未央。

  悲不反余之所居兮,恨离予之故乡。

  鸟兽惊而失群兮,犹高飞而哀鸣。

  狐死必首丘兮,夫人孰能不反其真情?

  故人疏而日忘兮,新人近而俞好。

  莫能行于杳冥兮,孰能施于无报?

  苦众人之皆然兮,乘回风而远游。

  凌恒山其若陋兮,聊愉娱以忘忧。

  悲虚言之无实兮,苦众口之铄金。

  过故乡而一顾兮,泣歔欷而沾衿。

  厌白玉以为面兮,怀琬琰以为心。

  邪气入而感内兮,施玉色而外淫。

  何青云之流澜兮,微霜降之蒙蒙。

  徐风至而徘徊兮,疾风过之汤汤。

  闻南籓乐而欲往兮,至会稽而且止。

  见韩众而宿之兮,问天道之所在?

  借浮云以送予兮,载雌霓而为旌。

  驾青龙以驰骛兮,班衍衍之冥冥。

  忽容容其安之兮,超慌忽其焉如?

  苦众人之难信兮,愿离群而远举。

  登峦山而远望兮,好桂树之冬荣。

  观天火之炎炀兮,听大壑之波声。

  引八维以自道兮,含沆瀣以长生。

  居不乐以时思兮,食草木之秋实。

  饮菌若之朝露兮,构桂木而为室。

  杂橘柚以为囿兮,列新夷与椒桢。

  鹍鹤孤而夜号兮,哀居者之诚贞。
 

  「东方朔简介」

  东方朔,字曼倩,西汉平原厌次(今山东德州陵县神头镇)人。西汉辞赋家阴阳家。汉武帝即位,征四方士人。东方朔上书自荐,诏拜为郎。后任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职。平原是郡,厌次是县。

  东方朔聪明机敏,有才智胆气,性格诙谐,善讽刺,放言不羁。汉武帝初,上书自荐,而待诏公车,奉禄微薄;后因滑稽笑谑,受到爱幸,先后任过常侍郎、太中大夫、给事中等职。东方朔关心政事,热衷仕进,时常 观察颜色,直言切谏 ,但汉武帝始终将他当做俳优一类的弄臣,而不予重用,因此内心忧愤之中,越发放诞,嬉笑怒骂,玩世不恭,被视为 狂人

  东方朔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前谈笑取乐,“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汉书·东方朔传》)。武帝好奢侈,起上林苑,东方朔直言进谏,认为这是“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弃成功,就败事”(《汉书·东方朔传》)。他曾言政治得失,陈农战强国之计,但汉武帝始终将他当做俳优一类的弄臣,而不予重用,因此内心忧愤之中,越发放诞,嬉笑怒骂,玩世不恭,被视为狂人,常写辞赋以陈志向和发表自己的不满。东方朔的辞赋,《汉书·艺文志》未予着录,但是在《汉书》本传及枚皋传中,则至少提到了诸如《答客难》、《非有先生论》、《皇太子生赋》、《平乐观赋猎》等六、七篇,其中保存下来的有《答客难》、《非有先生论》,后人汇为《东方太中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他为“滑稽之雄”;晋人夏侯湛写有《东方朔画赞》,对东方朔的高风亮节以及他的睿智诙谐,备加称颂;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将此文书写刻碑(此碑至今仍保存在陵县,名《颜字碑》)。日本侵华期间,此碑曾被日本当地驻军当做军营门前水沟上的石板,马踏车碾,致字迹局部损毁。《颜字碑》的真迹和仿制品都存放在陵县人民公园的“颜碑亭”里。。《西游记》里东方朔是东华帝君的弟子,道号曼倩。

上一篇:七谏·怨思

下一篇:七谏·哀命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