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先秦 > 楚辞 > 东方朔 > 文章 当前位置: 东方朔 > 文章

七谏·谬谏

朝代:楚辞    作者:东方朔 2015-07-13 - 小 + 大

  「辞赋原文」

  怨灵修之浩荡兮,夫何执操之不固?

  悲太山之为隍兮,孰江河之可涸?

  愿承闲而效志兮,恐犯忌而干讳。

  卒抚情以寂寞兮,然怊怅而自悲。

  玉与石其同匮兮,贯鱼眼与珠玑。

  驽骏杂而不分兮,服罢牛而骖骥。

  年滔滔而自远兮,寿冉冉而愈衰。

  心悇憛而烦冤兮,蹇超摇而无冀。

  固时俗之工巧兮,灭规矩而改错。

  郤骐骥而不乘兮,策驽骀而取路。

  当世岂无骐骥兮,诚无王良之善驭。

  见执辔者非其人兮,故驹跳而远去。

  不量凿而正枘兮,恐矩矱之不同。

  不论世而高举兮,恐操行之不调。

  弧弓弛而不张兮,孰云知其所至?

  无倾危之患难兮,焉知贤士之所死?

  俗推佞而进富兮,节行张而不着。

  贤良蔽而不群兮,朋曹比而党誉。

  邪说饰而多曲兮,正法弧而不公。

  直士隐而避匿兮,谗谀登乎明堂。

  弃彭咸之娱乐兮,灭巧倕之绳墨。

  菎蕗杂于黀蒸兮,机蓬矢以射革。

  驾蹇驴而无策兮,又何路之能极?

  以直鍼而为钓兮,又何鱼之能得?

  伯牙之绝弦兮,无锺子期而听之。

  和抱璞而泣血兮,安得良工而剖之?

  同音者相和兮,同类者相似。

  飞鸟号其群兮,鹿鸣求其友。

  故叩宫而宫应兮,弹角而角动。

  虎啸而谷风至兮,龙举而景云往。

  音声之相和兮,言物类之相感也。

  夫方圜之异形兮,势不可以相错。

  列子隐身而穷处兮,世莫可以寄讬。

  众鸟皆有行列兮,凤独翔翔而无所薄。

  经浊世而不得志兮,愿侧身岩穴而自讬。

  欲阖口而无言兮,尝被君之厚德。

  独便悁而怀毒兮,愁郁郁之焉极?

  念三年之积思兮,愿壹见而陈辞。

  不及君而骋说兮,世孰可为明之?

  身寝疾而日愁兮,情沉抑而不扬。

  众人莫可与论道兮,悲精神之不通。

  乱曰:

  鸾皇孔凤日以远兮,畜凫驾鹅。

  鸡鹜满堂坛兮,鼍黾游乎华池。

  要褭奔亡兮,腾驾橐驼。

  铅刀进御兮,遥弃太阿。

  拔搴玄芝兮,列树芋荷。

  橘柚萎枯兮,苦李旖旎。

  甂瓯登于明堂兮,周鼎潜潜乎深渊。

  自古而固然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

  「东方朔简介」

  东方朔,字曼倩,西汉平原厌次(今山东德州陵县神头镇)人。西汉辞赋家阴阳家。汉武帝即位,征四方士人。东方朔上书自荐,诏拜为郎。后任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职。平原是郡,厌次是县。

  东方朔聪明机敏,有才智胆气,性格诙谐,善讽刺,放言不羁。汉武帝初,上书自荐,而待诏公车,奉禄微薄;后因滑稽笑谑,受到爱幸,先后任过常侍郎、太中大夫、给事中等职。东方朔关心政事,热衷仕进,时常 观察颜色,直言切谏 ,但汉武帝始终将他当做俳优一类的弄臣,而不予重用,因此内心忧愤之中,越发放诞,嬉笑怒骂,玩世不恭,被视为 狂人

  东方朔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前谈笑取乐,“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汉书·东方朔传》)。武帝好奢侈,起上林苑,东方朔直言进谏,认为这是“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弃成功,就败事”(《汉书·东方朔传》)。他曾言政治得失,陈农战强国之计,但汉武帝始终将他当做俳优一类的弄臣,而不予重用,因此内心忧愤之中,越发放诞,嬉笑怒骂,玩世不恭,被视为狂人,常写辞赋以陈志向和发表自己的不满。东方朔的辞赋,《汉书·艺文志》未予着录,但是在《汉书》本传及枚皋传中,则至少提到了诸如《答客难》、《非有先生论》、《皇太子生赋》、《平乐观赋猎》等六、七篇,其中保存下来的有《答客难》、《非有先生论》,后人汇为《东方太中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他为“滑稽之雄”;晋人夏侯湛写有《东方朔画赞》,对东方朔的高风亮节以及他的睿智诙谐,备加称颂;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将此文书写刻碑(此碑至今仍保存在陵县,名《颜字碑》)。日本侵华期间,此碑曾被日本当地驻军当做军营门前水沟上的石板,马踏车碾,致字迹局部损毁。《颜字碑》的真迹和仿制品都存放在陵县人民公园的“颜碑亭”里。。《西游记》里东方朔是东华帝君的弟子,道号曼倩。

上一篇:七谏·哀命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