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国 > 毛泽东诗词 > 文章 当前位置: 毛泽东诗词 > 文章

念奴娇·昆仑

朝代:民国    作者:毛泽东 2015-10-20 - 小 + 大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毛泽东诗词《念奴娇·昆仑》全诗手迹
《念奴娇·昆仑》手迹
 

  「翻译」

  破空而出了,莽莽昆仑山,你已看遍人世间的春秋风云。你雪山般的身躯飞舞起千百万冰棱,满天被你搅得寒入骨髓。夏天你的冰雪在溶化,江河纵横流淌,有些人或许葬于鱼腹。你的千年功过是非,究竟何人曾予以评说?

  今天我要来谈一谈昆仑:不要你如此高峻,也不要你这么多的雪花。怎样才能背靠青天抽出宝剑,把你斩为三片呢?一片送给欧洲,一片赠予美洲,一片留给日本。在这和平世界里,整个地球将像这样感受到热烈与凉爽。
 

  「注释」

  毛泽东原注1:“昆仑:主题思想是反对帝国主义,不是别的。改一句:一截留中国,改为一截还东国。忘记了日本人是不对的。这样,英、美、日都涉及了。别的解释不合实际。”

  毛泽东自注2:前人所谓“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说的是飞雪。这里借用一句,说的是雪山。夏日登岷山远望,群山飞舞,一片皆白。老百姓说,当年孙行者过此,都是火焰山,就是他借了芭蕉扇扇灭了火,所以变白了。

  毛泽东自注3:“宋人咏雪诗云:‘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昆仑各脉之雪,积世不灭,登高远望,白龙万千,纵横飞舞,并非败鳞残甲。夏日部分消溶,危害中国,好看不好吃,试为评之。”。
 

  「创作背景」

  《念奴娇·昆仑》是毛泽东作于1935年冬天的一首词。当时中央红军走完了长征最后一段行程,即将到达陕北,毛泽东登上岷山峰顶,远望青海一带苍茫的昆仑山脉有感而作。在《念奴娇·昆仑》这首词中毛泽东成功地表达了他的思想,好使“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念奴娇·昆仑》这首词最早发表在一九五七年一月二十五日《诗刊》的创刊号“毛泽东《旧体诗词十八首》”,一九五七年十月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毛泽东诗词讲解》收录。一九五七年一月《诗刊》发表“一截留中国”,一九五八年十二月1958年12月毛泽东改为一截还东国,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出版《毛主席诗词》作了修改。
 

  「咬文嚼字」

  这首词的上阙头两句“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用了“莽”和“搅”这两个动词,从炼字的角度如何体会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中莽搅二字的妙处呢?其实,中国最美古诗词网站长千古默客觉得,“莽”说明了原始、乱等现象,而“搅”则打破了这样的乱像,这是社会从大乱走向大治的一个代表,表明了毛泽东心中那股力挽狂澜,以民族危亡为已任的担当与责任。“莽”和“搅”两字的妙处正是如此。

  “念奴娇”为词牌名,借用唐玄宗天宝年间著名歌妓念奴娇之名而为词牌,因词恰百字,故又名《百字令》、《百字谣》等,双调,一百字,前后段各十句,四仄韵。

  “昆仑”指昆仑山,西起帕米尔之东,横贯新疆、西藏,多冰峰雪山。1935年9月18日,毛泽东率领中央主力红军突破天险腊子口,越过岷山,进入甘南。10月19日到达陕北吴起镇,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取得了红一方面军长征的决定性胜利。

  「赏析」

  借助《念奴娇·昆仑》这首词毛泽东成功地表达了他的思想,他把昆仑裁为三截后,“一截遗欧,一截赠美”,好使“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读者立即知道这是“大同”理想;联系到毛泽东的事业,这大同理想还不是《礼记》里幻想的那种,而是马克思设计的那种。当然,马克思得以在中国传播、托根,很可能与《礼记》那个古老理想深入民族心灵有关,康有为曾依傍那个理想,直到近来讲“小康”,名字还从《礼记》那段里摘出来的。

  叫人惊异这个以流变不居著名的世界上,会有那样顽固的继承性;我也隐隐由此想到,一个学说在民众间的传播,往往不在于它论证得使人信服,而别有更深微幽隐的因素,任何时代,群众都没有从学理上了解过自己所信奉的理论。当然,词不是政治学说的论文,它也不可能向我们介绍大同理想的细节,所以,通过昆仑这个意象传达的大同理想,其实还是个两面派、具有兼容性,既适合《礼记》那个本土的型号,也适合马克思那个舶来的型号。我们得参照作者的平生、思想,才能给这个理想贴上特别的标签——这是文艺写作天生具有含糊性、作者的限制不可能天网恢恢的一个例子,同时也是读者具有理解主动性的一个例子。

  《念奴娇·昆仑》上半阕“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写昆仑山之壮丽从冬天一直写到夏日,冬天的酷寒、夏天的水祸,功过是非,谁曾评说。诗人毛泽东在此以昆仑象征祖国,并站在一个高度评说祖国历史的功过是非。气势流畅,有一泄千里之感,从大象入物,又有细节描绘,“飞起玉龙三百万”化用前人“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二句,正如作者所说借此一句来形容雪山。此句用得灵妙自然、恰切精当。再有“人或为鱼鳖”一句,意象突兀,如超现实主义诗歌中的奇异比喻,指夏日从此昆仑横流下来的江河湖水已泛滥成灾,加害于人,同时又暗指中国旧社会的黑暗之云。然后破空斗胆一句提问:“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下半阕,诗人毛泽东挺身而出,直面昆仑道,今天我要来谈一谈你了,这高度,这大雪都不需太多。“这高”、“这多雪”中的“这”字用得简省好看,显得诗人内心笃定大气,仅两个“不要”就解决了。接着是“安得倚天抽宝剑”一句,令人联想到稼轩的《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中二句“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以及李白《临江王节士歌》中二句:“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甚至还令笔者想到金庸一部武侠小说的名字《倚天屠龙记》。而诗人毛泽东不正是在1935年10月倚天拔剑斩玉龙吗?

  在《念奴娇·昆仑》这首词中最后二行带有预言性质,在未来的和平世界里,全人类将共享一个冷暖适应的气候,这是字面之意,但它的潜在之意是诗人坚信他所捍卫及奉行的理想属大道中正,必将普行于全人类。这理想是世界革命进行到最后胜利,彻底埋葬帝国主义。

  最后一行的“凉热”二字极富诗意,前者清凉后者热烈,放在一块加以辩证综合就调出一个恰切的温度,另外,这二字的象征意义也极为精蕴,含而不露,辗转达意,却又一语中的,最后应了毛泽东自己所层层推出的主题:反对帝国主义而不是别的。

上一篇:菩萨蛮·大柏地

下一篇:清平乐·六盘山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