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国 > 毛泽东诗词 > 文章 当前位置: 毛泽东诗词 > 文章

七律·和郭沫若同志

朝代:民国    作者:毛泽东 2016-02-27 - 小 + 大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毛泽东诗词《七律·和郭沫若同志》书法赏析

《七律·和郭沫若同志》书法赏析

 

  「翻译

  自从风雷震动了大地,就有白骨堆中变成的妖精。和尚虽糊涂却可以教育,妖精是鬼怪将必然带来灾难。

  金猴王奋勇挥起金箍棒,澄清了天地的万里尘埃。今天我们要欢迎孙悟空这位齐天大圣,只因为妖魔重新又到来。

 

  「写作背景

  《七律·和郭沫若同志》是毛泽东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作于1961年11月17日,最早发表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六三年十二月版《毛主席诗词》。

 

  「注释

  注:毛泽东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手书《三打白骨精·和郭》,其中"只缘"作"只为"。

  作者自注:‘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郭沫若原诗针对唐僧。应针对白骨精。唐僧是不觉悟的人,被欺骗了。我的和诗是驳郭老的。

  附:郭沫若原诗《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咒念金箍闻万遍,精逃白骨累三遭。

  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教育及时堪赞赏,猪犹智慧胜愚曹。

戏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戏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赏析

  诗人毛泽东在《七律·和郭沫若同志》这首诗中借用神话小说的内容,写白骨精的生成,明确写出了对《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这出戏的看法,诗中塑造了三类不同的人物,表达了诗人强烈的爱憎感情。

  《七律·和郭沫若同志》这首诗的艺术特点主要是采用借喻等手法,形象地揭示出写诗的目的,蕴意丰富,很有吸引力。诗词语言精练,比喻恰当,想象丰富,寓意深刻。

上一篇: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下一篇:如梦令·元旦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